光荣日(韩寒著长篇小说)

编辑:仰仗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9 00:48:24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光荣日第一季一般指光荣日(韩寒著长篇小说)
《光荣日》韩寒首部宣称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品。一部讽刺意味很浓的小说。《光荣日》继承了韩寒作品一贯的叛逆、幽默,和以前的作品相比,故事和人物冲突都比较集中,而不像以往作品那样分散, 是他在风格上的又一次创新和突破。[1] 
《光荣日》讲述了七个大学毕业生的事。躁动的他们模仿“竹林七贤”到一个县城支教。在那里,他们盖房种菜、研究枪支炸药,遇到了精神病歌手、三陪女等同样“不正常”的人,发生了“不正常”的事。[2] 
2013年,《光荣日》被改编成话剧。[3] 
作品名称
光荣日
文学体裁
小说
作    者
韩寒
首版时间
2007-6

光荣日内容简介

编辑
故事讲述了七个青年人,大麦、王智、万和平、石山、洪中、米旗、娄梯,大学毕业后主动放弃分配,不想进外企,不想当白领,而是学古代的竹林七贤,来到边远的一个叫“和平凤凰”的小村中,他们自愿到村小学支教,同时运用自己的特长实现自己的理想,他们研究枪支炸药,盖房种菜,还收留了被称为“精神病”的歌手哈蕾,三陪女麦片,还有年迈的植物学研究员刘小力以及他两条腿的狗,这些看似不正常的一群人,建立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离奇世界,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看似荒诞不经,却有着种种思考。随着故事的深入,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寻找未来。[4]  最后发生了一场大爆炸,故事到此结束。

光荣日创作背景

编辑
2007年初宣传时,韩寒表示要写一个现代竹林七贤的故事,但后来他透露:“已经完全不是这个故事了,什么竹林七贤,他们多傻呀。”韩寒透露《光荣日》书稿其实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本书其实是没有写完的,只是把所有的情节铺展开了,故事才刚刚开始,我计划还要写第二部,也就是上下两册。但写的时候我恰好在看《24小时》第六季,当时就想干脆弄一个《光荣日》第一季出来,这样就算我要写第三本、第四本都可以了,我要写下去绝对比《越狱》的后两季吸引人。当然,这是一个有点恶搞的想法,其实跟美剧没有任何关系。”[5] 

光荣日人物介绍

编辑
人物简介
麦大麦“优秀奶牛鉴别师”,男人崇拜,女人爱慕的领袖级人物。对自己鉴别人的本领深信不疑,并将此认定是一种本能。
哈蕾被别人说成精神不正常的女歌手。人长得好,歌唱得也好。
王智以傻和一根筋出名。看着懦弱,其实是最勇猛的。
麦片大麦的一个疯狂粉丝,从良妓女。
娄梯有着丰富的化学知识。擅长研究枪支的性能和炸药的威力。能够亲自组装。
刘小力退休的植物研究所树龄员。死板而一丝不苟。
米旗精算师。七个人中最有经济头脑的人物,擅长一本万利的事情。
洪中喜欢机械和汽车但从来坐车就吐的机械专业高材生。精通发电机。
石山喜欢写诗,手艺很好。能做各种东西。所以,他被称为为数不多有用的诗人。

光荣日作品鉴赏

编辑

光荣日作品主题

韩寒的小说都是社会批判小说,《光荣日》只不过放了个“魔幻现实主义”烟幕弹罢了。它虽然没有着意描写大的社会背景,但描写了多幅特定的社会生活场景,而且充满了戏谑、调侃甚至恶搞。大麦大学毕业后带领王智、万和平、石山、洪中、米旗、娄梯来到他的家乡—由封闭落后到开放开发的和平凤凰镇。
地方政府把所有财力都投到了新城的建设中,而所谓新城也只不过是因同名的胸罩厂而得名的“海市蜃楼”。在政府的调控下,老城渐渐脱离了与外界的联系,“要去真正的和平凤凰是要比进中南海还复杂的,要先到总站,转黑车到和平胸罩厂门口……一坐摩托到新老城交界处……再步行一公里就可以看见另外一个公共汽车站,在那里等过五班去新城总站的公共汽车后,运气好可以坐到一班去老城的,这样就成功了。”时间的流逝对老城的人们没有任何意义,人们仍然“钟摆一样生活,到停摆死翘的那天,心都在那个范围里运动”,以至于大麦十几年前留下的脚印依然清晰可见。和平凤凰镇不同于沈从文笔下水墨丹青画似的“边城”,也不是曾经民风淳朴、苗家风情浓郁的湘西凤凰古镇,而是对现实中许多县城的“戏仿”。它既在逐渐开放开发、商业化、工业化与信息化,同时也存在着色情服务、非法枪械制造与交易、黑社会暴力与血腥、官员腐败等严重的社会问题。[6] 
《光荣日》自称是中国首部魔幻现实主义作品,其包装方式都打上了大众文化取悦于观众和大胆出位的想象力。但是阅读全书,会发现其叙事、生产直至审美趣味在“魔幻现实主义”方面了了,反倒是颇类似于当下的“恶搞”,其主题依然是对道貌岸然和教育制度的调侃、戏谑与颠覆。
这部文本可以说是一部全面颠覆旧有文学观念和审美趣味的文本,延续了韩寒一贯痛快淋漓,真率自然的风格,然而嬉笑怒骂中未免也颠覆了自我,它以失去文学的方式赢得了被关注的声名,如同一场大众文化的狂欢。《光荣日》中对教育的戏谑、反叛直到颠覆,实质已经超过了一般青春文学对于课堂的叛逆,它指向一种文化权力,寻求对某种意识形态控制的否定倾诉。在《光荣日》中,这种反叛一如既往的采用了对身体的关注,那场精子大赛隐喻了当下教育的失败,更深层次批判了文化控制的荒谬。此处,生命的本能—正如“80后”文学中其他青春文本一样,乃是反叛的最基本力量。本能,是人的最原始的生命力量,青春文学的写“问题学生”的意义亦在于此,挑战的力量总是来源于最有生命活力、最不安分的部分。然而面对文化,身体的力量则显示为某种“异在”的声音。[7] 

光荣日艺术特色

韩寒在《光荣日》中大量使用幽默诙谐、嘲讽调侃、拆字饶舌、语音错位、语序颠倒、能指滑动等描写语言,这是他惯用的语言风格。例如描写米旗所到的老县城旧火车站一带被叫作“明日城”,但这里的生意并没有“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所有的小姐都对火车站的搬迁心有抱怨,看见火车头两眼冒光,在她们眼里,那一节一节的哪里是火车,明明是生殖器。”描写学生在操场上跟着“狗老师”上体育课,狗跳跃学生跳跃,狗撅着屁股拉屎闻屎吃屎学生解开裤子蹲下大便只差没吃大便,这样的描写甚是恶心与荒诞。描写王智与麦片勃糊调情时的心理:王智对爱情的全部回忆和感受带给他的只是下半身的隐痛,他要用嫖娼的“壮举”来完成一个真正男人的辉煌蜕变。至于描写石山感悟人生的文字“所谓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就是扯淡。看看说这些话的都是些什么人吧,他们太卑微了,什么都不能掌握,所以假装掌握着自己的命运,让自己什么时候谈恋爱就什么时候谈恋爱,什么时候吃饭就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大便就什么时候大便。这并不叫生命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充其量就是生理掌握在自己手里。”则是典型的把具有高层次意义的事降低到只是物质和肉体、饮食和排泄层次的叙述与描写。[6] 
《光荣日》要展示的是一些奇异的人和奇异的事,所以人物的行为都超越常规生活,显示出了事件逻辑上的荒诞,如“扔行李”一场,作品简练干脆,看似正常,确实调侃,这一调侃却有完全合乎事理,可是仔细一想,又不对,在现实世界,哪有这样扔行李的,这个开端略带搞笑,奠定了整个故事的无厘头,故事中的人物似乎是刚刚从某一精神病院逃离出来的病人,个个自以为正常,干的却全不是正常的事情。在故事开场中,韩寒着重突出了主要人物大麦的传奇色彩。但是,这种传奇色彩的荒诞性非常明显,以“外国人开枪杀门卫引出大麦坠楼”和“以大麦与洪水生还”来抒写人物的魔幻毫无新意,而且与其说是“魔幻”,不如说是“童话”,而且从作品描述来看,表面上大麦很无厘头,但是其实大麦却是一个仗义、豪爽、重情义且勇敢的形象,一点都不魔幻。所以,作者魔幻观念上的指向在主要人物身上体现得并不充分,那些魔幻的情节更像是安插上去的,这也是作品里的事件似乎很魔幻,而人物却极其正常,尤其是以精神病形象出现的“哈蕾”,其实是某种“情感真实”的人物表达,这个秘密在小说中有一句话表达—在大爆炸后,大麦和兄弟们找因上课未能来得及逃出来的哈蕾时,小说写到:“大麦一直注视着从山上滚落的石头,遗憾以后闻到鲜美血腥的时候,再没有天籁的声音助兴。而绚丽的残杀还没有开始,唯一正常的人却已经不知生死。”由此可以看出,《光荣日》在魔幻上的安排更多地打上了作者的痕迹,所以,“魔幻”更多是观念上的。[7] 
《光荣日》故事展开是比较传统的,按照经典的小说叙事,这是一个比较老套的开端,但是文笔前进中,小说却不是按照时间链来写的,而是按照事件来结构的篇章,又在事件中写人物,时间隐匿起来。在事件的展示中,作者有意的模糊现实时间和虚构时间。比如作品中关于“数字液晶彩电”一段描写,借助“液晶彩电”在不该出现的乡村和其奇异的变化暗示时间的无意义,故事中的荒诞面相消弥了时间的正常显影,要说魔幻色彩,在时间的隐匿中却是有的。另一处时间上的安排是对大爆炸场面的描写,其实这里隐喻了“末日”想象,那分明是一个大毁灭的形象,遗憾的是小说写到此处似乎无法再进行下去。[7] 

光荣日作品影响

编辑
韩寒的长篇小说《光荣日》自2007年7月出版以来,人们的赞誉与批评虽然远不及第一部长篇小说《三重门》出版以后那么热闹,但仍然在出版界、文学界和读者中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人们关注的焦点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它不足11万字稿费280万元和定价21元究竟值不值,二是它究竟能否算得上在出版前大肆宣传并在封面上标明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三是将它的部分情节和语言与作者的年龄及经验等联系起来推定作者的兴趣品位和写作水平。[6] 

光荣日作者简介

编辑
韩寒,1982年9月23日出生于中国上海金山。中国职业拉力赛及场地赛车手、作家和导演,1998年“新概念”作文大赛以《杯中窥人》获一等奖。 1999年3月韩寒开始写作小说《三重门》,出版后至今销量已逾200万多册。现为上海大众333 车队职业赛车手。代表作:《三重门》、《通稿2003》、《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青春》、《告白与告别》。[8]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网络小说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书籍 中国文学